双花24h主页

双花24h活动主页


不说再见,繁花血景。

【双花24h】百花糖果店

【第四棒】

静静关注你:

接棒。抱歉晚了。


可独立成篇,系列戳TAG城名荣耀。


几句话喻黄。于远。






城名荣耀。




荣耀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足够不少人在这里安家置业,寻找一生归宿。




荣耀城有很多条街,最出名的还是主街,因为主街上有很多很出名的店铺,大多跟吃有关。比如蓝雨冰激凌店,微草药店,轮回甜品店,霸图餐厅之类的。




主街旁边还有两条副街,一条就是百花糖果店所在的副街,街上还有呼啸小吃店,雷霆玩具店之类的,另一条街上是兴欣网吧,三零一煎饼果子铺等等。




百花糖果店虽然在副街但丝毫不影响它的客流量。




很长一段时间,百花糖果店有两个店长,虽然一共也就俩人,实际店长叫孙哲平,是糖果店的投资人,并且是个做翻糖蛋糕的好手。




名誉店长叫张佳乐,是这家糖果店的技术核心。留着染红的小马尾的张佳乐,虽然不能用青春靓丽如此女性化的词来形容,但抛开性别来说也没什么违和感。




张佳乐选址,张佳乐设计,张佳乐负责干一切事情,除了出钱和起名。




双花哪里够,百花才好。




这其实跟俩人的某宝名字有关。




即使是张佳乐做糖,孙哲平结账的日常,也被一种喜欢来看张佳乐做糖,或者路过买礼物送人的妹子们戏称为秀恩爱。




不过这时候还是两个单身狗,还没有那么多酱酱酿酿的小心思。




但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店里的厨房里出现的不是张佳乐,而是孙哲平。




这个豪放的北方男人用他的手,成型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翻糖作品,细腻程度丝毫不亚于张佳乐做糖。




翻糖蛋糕从接受订单到设计图形,购买材料再到最后完成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加上店里主打张佳乐的糖果所以孙哲平也不怎么接受订单。




张佳乐从来不觉得一个男的,喜欢吃点甜的有什么不对。所以,张佳乐在网上找小零食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名为落花狼藉的店主的小蛋糕。




他可是蹲了几次才抢到的,不是因为自己的范围在可以邮寄的范围外就是网卡要不然就是没抢到最后一个导致张佳乐错过了好几次。




满意的抢到小蛋糕,张佳乐发现店主写的地址和自己的学校很近,就乐呵呵地选择了自己取货,而认识了孙哲平。




还顺道把自己做的糖送给了孙哲平一两盒,




“哟,你就是百花缭乱?”




“怎么,你吃过我的糖?”




“没,买过给表妹当礼物。”




张佳乐心里一乐,居然还是自己的老顾客,回去翻了翻网店的成交记录,还真有落花狼藉的名字,有意思。




既然认识了,张佳乐就经常下了课去孙哲平租的房子蹭个蛋糕吃,聊聊天之类的。




没多久张佳乐从学校毕业,找工作又心不在焉就想把家传的手艺发扬光大,本来只是想当个抱怨跟孙哲平说一下,却没想到孙哲平直接大手一挥就说投资了。




张佳乐吓得都快表情包了,没想到你是这么有钱的孙哲平。




心愿得到满足的张佳乐就屁颠屁颠的承包了所有事情,这样,百花糖果店在荣耀城落户。




两个人一个做糖一个收钱偶尔做做蛋糕,也算是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算数不好怎么了?我可是技术核心。张佳乐理直气壮的两耳不听窗外事,拒绝一切和数字有关的东西。




反正孙哲平也不会少给他钱,就够了。这么一个省心的好搭档哪里找真是。




平静的日子在奶油的有点油腻甜和糖果的清香的甜里一天天过去,张佳乐还收了个小徒弟叫邹远,挺腼腆的小男孩,但是能吃苦还会算数,张佳乐十分满意。即使有时候会犯一些错误,这有什么,年轻人嘛。




如果就这么结束,没有表白,没有浪漫,没有波折,连字数都凑不够。




当有一天,你习惯的消失了,才会知道习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乐乐啊,那个...我要回家一段时间,家里催我回去,你别,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好吗?”




一向只会扔直球糊人一脸的孙哲平难得的说话的时候磕巴了一下。




把门口的牌子翻成非营业时间,张佳乐坐在沙发里看着孙哲平把柜台整理好,刚想站起来去吃饭就被人拉着坐在沙发上,说了这样的话。




张佳乐的脑子卡了一下壳,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吧,愣了两秒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能说什么?就走呗。




“家里嘛,身不由己,理解理解。那你什么时候走?”




张佳乐说这话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惋惜少了一个全能的帮手,但是每次想张嘴叫人想起人已不在眼前的时候,才怀念过去。




孙哲平提前把一切安排好了,知道张佳乐不擅长算数收钱和收拾店铺就把这一切交给了邹远,也在网上招了一个人,在他离开之后会来上班帮忙。就拎着行李箱离开了这里,反正,还会回来的。张佳乐这么想着。




没有具体的时间,只有一句承诺。




张佳乐最开始还有点开心没有人管自己了,但早已习惯了有人会在他累的时候送上毛巾,有人会整理好订单,买好材料等着他做糖,有人会把收入做好记录把钱打在他卡里...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张佳乐的周围早已渗透进了孙哲平的点点滴滴,无孔不入。




“二乐乐?乐乐?张二乐?张佳乐!张佳乐你是不是傻了!想什么呢?我靠张佳乐你不会真成望夫石了吧。”




黄少天刚打开门就看到张佳乐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外面,出神地想着什么,本来想吓他一下,结果居然没被吓着还完全没被理。黄少天转念一想突然明白了什么,啧啧啧。




“告白了没啊,想等到天荒地老啊?要不要我出马帮帮你啊?”




“谁望夫石了?黄少天你说谁呢!呃,谁要你帮!黄烦烦几天不见你皮痒了是吧!”




“几天不见?我昨天才来过啊。说你呢望夫石,人家走了几天了?就这么想,热恋的小情侣似的。”




“五天。你们家喻文州要是出去几天你不想?还说我呢,你告白了吗?没说就别跟我瞎逼逼。半斤八两。”




张佳乐一步步逼近黄少天,把黄少天闹了个大红脸,年轻人,想对付你乐哥还年轻点儿。




日子总得过,思念不痛不痒但一不小心就爬满全身。没了孙哲平糖也得照样卖,新来的人叫于锋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小伙子,比邹远大一岁而已。会烤点饼干做个生日蛋糕什么的,虽然没孙哲平的翻糖蛋糕那么精致,但各有特色,生日蛋糕胜在做的快,实用。




张佳乐一点点把手艺教给邹远,看着配合的不错的邹远和于锋,突然有一种迟暮的感觉,好像看见了当年的孙哲平和自己,不过孙哲平的性格更有棱角,而自己可没小徒弟那么安静。






最开始张佳乐还会想孙哲平什么时候回来,还会算着日期,到后来日子不过是日历版上的一个个数字。将思念沉淀,日复一日的生活也会有些乏味。除了平时在店里做糖,张佳乐的日常娱乐也就变成了望望风景,发发呆,回忆回忆过去的事情,被黄少天批判地说像个迟暮的老人。




“听说对面副街开了个金店叫义斩,老板和店员都是帅哥美女。”




“那可不,听说平时呆着的就是原来百花店里的收钱小哥。”




“啊?那我可得去看看,穿上西服估计都不一样了。”




突然一夜之间,义斩这个名字好像就充斥在荣耀城的每一个街头巷尾,每一个说着八卦的人们的嘴里。




糖果店每天人来人往而且多是女孩子,张佳乐也就非自愿的一点点听了过来。孙哲平,一年半,没想到你是这么回来的。




张佳乐不是没想去看看,只不过糖果店开门的时间比义斩金店早,关门晚,加上心里总有点疙瘩,就一拖再拖,拖到孙哲平找上门来。




家门被敲响,张佳乐放下手里的薯片去开门。尴尬的两个人站在门口相对无言,久别重逢比第一次初见还尴尬。




“你先进来吧。”




张佳乐先开了口,进了数伏,天是一天天的热,张佳乐不是很怕热的人都在家开起了空调,更何况孙哲平一身西服,跑上来满头大汗的。




“对不起。这么久才回来,我妈一直想让我有个稳定工作,我跟她说糖店很好她不听,小楼要投资荣耀城的店就让我当个顾问。然后,我妈问你愿不愿意去见她?”




孙哲平几次手足无措都是因为张佳乐,大概这辈子让他手足无措的事都是跟张佳乐有关。几次停顿才把话说完。




张佳乐轻轻踮起脚,在孙哲平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蜻蜓点水一样,五厘米的身高差,也不错。原本设想的所有的再见时的场景,都被回来就好化作乌有。回来就好了,其他的很重要吗?




张佳乐想撩完就跑,但孙哲平可不这么想,你撩了可就得负责到底。揽过张佳乐的腰,顺手把自己的领带扯了下来,印上思念已久的唇。




在张佳乐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孙哲平松开了挥动着手臂可能想帮忙喘气的张佳乐。坐在沙发里看着孙哲平换衣服,张佳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刚刚说了啥?




“见你妈?孙哲平,你给我解释一下。”




“以后也是你妈。”




红着脸的张佳乐点点头,丑媳妇迟早是要见公婆的








例行求红心推荐捉虫评论

评论(3)
热度(160)

© 双花24h主页 | Powered by LOFTER